珠海心理咨询网珠海心理咨询中心

24热线:18926967402
微信:xinlizixunwang
QQ:644147671

电影推荐:《危险方法》讲荣格与弗洛伊德的故

  《危险方法》:荣格与弗洛伊德的决裂时分
  
  黄薇
  
  《危险方法》仅将视线聚焦1904-1913年间的荣格与弗洛伊德,持续不到八年的这段情谊经历了一个高峰到低谷的过山车般的情感跌宕。这部片拍得比较讲究,即使有的说法莫衷一是,但主要情节或台词都有其出处,篇末的字幕中还不忘免责声明:“这部电影基于真实事件改变,但一些场景,尤其是发生在私密情境中的场景,纯属推测。”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2年第5期(3月上)
  
  西方曾流传过这样一种说法:“20世纪是精神分析的世纪。”被誉为精神分析第一名著的《梦的解析》,与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及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一同分享至高荣誉,并列为代表人类三大思想革命的书籍。精神分析学第一次以一种科学的方式,将人类的视线引领进意识幽深广袤的另一方天地,让人类重新发现自身。
  
  弗洛伊德创立了精神分析学,他和开创了心理分析学的弟子荣格,可谓精神分析学界最出名的一对师生。然而这段著名的友谊终以荣格的“背叛”而分崩离析。一贯气场神秘的导演大卫·柯南伯格相中了这个故事,在2011年11月上映的《危险方法》中将两位巨擘间的爱恨恩仇搬上了大银幕。编剧是曾因《危险关系》赢过奥斯卡最佳编剧奖的克里斯托弗·汉普顿,他早在2002年就改编过这一故事,当时在伦敦国家大剧院由知名演员拉尔夫·费恩斯出演荣格。这次的《危险方法》仅将视线聚焦1904-1913年间的荣格与弗洛伊德,持续不到八年的这段情谊经历了一个高峰到低谷的过山车般的情感跌宕。这部片拍得比较讲究,即使有的说法莫衷一是,但主要情节或台词都有其出处,篇末的字幕中还不忘免责声明:“这部电影基于真实事件改变,但一些场景,尤其是发生在私密情境中的场景,纯属推测。”
  
  这大概有系于汉普顿这次着重引入的一位女性,一位历史上常被忽视的女性:萨宾娜·施皮尔莱因——荣格曾经的病人,一段时期的情人,后来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女性精神分析学家。萨宾娜与荣格发生龃龉后转求弗洛伊德,做过他的病人,而她和他们交往期间,给这对师生都曾带来过不少思想的灵感与火花。疯狂、爱情、内心隐秘、冲突、背叛??各种戏剧性的元素在这部主题严肃的传记片中潜流涌动,极富张力。
  
  《梦的解析》出版后,好几年一本也卖不出去
  
  1907年2月27日,荣格造访了维也纳柏格街19号弗洛伊德的家。第一次见面,两人分外投缘,都为对方的非凡才智与热情所感染。他们从白天聊到深夜,畅谈各自在精神分析领域所做的研究,这场生动有趣的马拉松式长谈,一直持续了十三个小时!直到凌晨三点多,双方才从棋逢对手的畅快中猛醒时间的流逝。许多年了,他们无疑都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此时整整50岁了,已是六个孩子的父亲。1856年5月6日,他出生于一个犹太人的家庭。“身为犹太人,到处是客家”,从小就因之品尝外来的歧视,跟随家庭四处迁徙,这使得弗洛伊德一生都对犹太人的身份极为敏感。他后来怀疑荣格,也是说“不能相信一个雅利安人”。弗洛伊德的家庭条件极度贫困,在寂寞困顿的环境里,他将兴趣投入到文学、历史、宗教、神话等各个领域。弗洛伊德在中学时代即显示出非凡的智力,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7岁考入维也纳大学医学院,20岁到26岁师从著名的生理学家布吕克,在其指导下研究神经系统的解剖学。
  
  当他在1882年爱上一个出身颇有名望的犹太人家庭的女孩玛莎时,弗洛伊德开始意识到谋生立业的重要性,决心以一种实际的工作来代替纯粹的研究。他于1885年来到巴黎著名的神经病学家让·马丁·查尔考门下求学。四个半月的学习,成为弗洛伊德一生中的重要转折点,他与查尔考合作治疗癔症病人,在这一过程中将兴趣从躯体转移到了心理。第二年春,弗洛伊德返回维也纳以精神病学家的身份开业行医。当年,与心爱的女孩玛莎顺利结婚。
  
  也是这一年他向维也纳医学会做的关于巴黎研究和见闻的报告,却备受冷落,预示着他以后的工作也将得到同样的反馈。1886年,弗洛伊德论及男性歇斯底里症的理论被视为标新立异,一时维也纳的医师协会仿佛受到了侮辱,群起声讨之。
  
  《梦的解析》写于世纪之交的1900年,标志着精神分析理论基础的建立。它以梦境的种种机制探讨了无意识的结构和作用方式。但这本划时代的著作出版后,好几年一本也卖不出去。直到1902年,弗洛伊德家每周三的聚会上,才开始零星有人前来听他开山扬法。所以当1906年他收到荣格信中伸来的橄榄枝时,弗洛伊德当然倍感兴奋和欣慰。当时在维也纳,所谓精神分析圈子里的人都是犹太人。他很感激有个不同族群的人能支持自己,因为他心里也一直想把心理分析推广到非犹太人社会。荣格将精神病学作为一生的目标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1875年7月26日出生在瑞士一个对宗教相当热衷的家族,他八个叔叔及外祖母都担任神职人员。父亲是一位虔诚的乡村牧师,喜欢钻研东方古典学说,六岁时就开始教荣格拉丁文,这种氛围很大程度上酝酿了他以后挥之不去的神秘主义倾向。母亲在荣格眼中则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情绪善变,曾在精神病院住过几个月接受治疗。荣格认为母亲的人格具有双重性,在这点上他认为自己很像她,“我时常感到并恐惧于内心的分裂”。
  
  读大学时,荣格在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间游移不定,他忆起曾祖父曾是个医生,便一脚踏入了医学院。大学时他读到一本详述“唯灵论”起源的书,书中举出的都是小时候耳熟能详的鬼魂传说,让荣格思索起人类所普遍存在的共同心理需求。他对这些东西越感兴趣,就越感到孤独:“所有燃烧我、照亮我、使我感到极大兴趣的东西,在他人眼里却是空洞和一钱不值的东西,甚至让人害怕??”荣格对内科和外科均不感兴趣,最终将目标锁定到心理病理学方面的课程。
  
  当时的医学界,精神医学并未有完整的发展,精神疾病对于病人犹如无药可治的绝症。荣格一次偶然翻开埃宾编的《精神病学教材》,其中埃宾将精神病说成是“人格病”,这一论断刹那震撼了他的心灵。在如同电光一闪的启示中,他说自己清晰认识到精神医学将是一生中唯一的目标。尽管老师们对此都不看好,不明白很有前途的他为什么要去从事精神病学“这一荒唐的职业”,但荣格坚持自己的决定。1900年12月,他毕业后在苏黎世的伯戈尔茨利精神病院谋得了助理医师的执照。
  
  荣格用弗洛伊德的方法治好了萨宾娜
  
  当时《梦的解析》刚刚出版,荣格受到导师的推荐,读了这本书的第一版。但对当时的他来说,还缺乏欣赏此书的准备。在随后的几年中,荣格开始从事著名的“语词联想”测验。病患们对一连串经过挑选的字词的回答方式和反应时间各不相同,其过程可以发现他后来称为“情结”的某种东西。当荣格在1903年再次阅读《梦的解析》时,他突然发现自己所探索的问题与弗洛伊德著作中的理论不谋而合,自己在“语词联想”实验中观察到的压抑“机制”,在弗洛伊德的著作中可以找到最好的解释和说明。这使得他激动异常。荣格甚至想将弗洛伊德的方法用于临床治疗病人。
  
  于是就呈现了影片中的第一幕:一个疯狂尖叫的女人,扭曲的脸庞紧贴在一架疾驰的马车的窗户上,她就是1904年被送到伯戈尔茨利精神病院的萨宾娜·施皮尔莱因。这个18岁的俄罗斯犹太姑娘,被送来治疗具有暴力倾向的歇斯底里症。实际上她是一个受到过很好教育的女性。萨宾娜成为荣格第一个采用心理分析疗法治疗的患者。荣格用“坐在患者后面”的方式与她交谈,一层层揭开了疯姑娘内心深埋的隐疾。萨宾娜慢慢吐露出孩童时的回忆,小时候父亲曾多次殴打她,但每当父亲这么做时她却有了性冲动,为此感到屈辱万分与自我厌恶。荣格最终通过这一实验性的“谈话治疗”,成功治愈了萨宾娜的精神疾患。萨宾娜甚至因之对心理医学激起莫大的兴趣,康复第二年就顺利进入苏黎世大学学习医学!值得一提的是,她五年后毕业,获得心理学学位,并成为一位治疗精神病的执业医师。
  
  目睹这一显著疗效的荣格,深受振奋,他抛开世俗的偏见,公开站到弗洛伊德这一边。1906年3月,荣格给弗洛伊德寄去第一封信,同时附上自己的论文《心理联想诊断研究》。在随后多次的书信往来中两人相谈甚欢,友谊日渐深厚。于是在1907年,弗洛伊德邀请荣格到维也纳作客。
  
  蜜月期:弗洛伊德称荣格是自己的“长子”
  
  第一次会晤后,在荣格这方看来:弗洛伊德是“我所认识的最杰出的人物,就我当时的认识和理解而言,没有谁能与他相匹敌”。而对于弗洛伊德来说,他也从未碰到过荣格这样知识广博,且对精神病病因怀有如此强烈兴趣的人。相形之下,他在维也纳的其他追随者就成了一帮庸众。弗洛伊德立即写信给荣格:相见“使我万分兴奋和欣慰,我得不厌其烦地用文字或言语使你明白,我信任你,你使我对未来充满信心。我现在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正像其它任何人一样,应该有人来取代我的位置,而在我看来你正是我所指望的最恰当的人。请继续并完成我为之奋斗的事业。”
  
  但在第一次会面,荣格就看出“弗洛伊德显而易见对他的性理论深信不疑,而且认为这种理论具有超越一切的重要意义”。荣格却力图对性动力的范围加以限制,“在一些病例中,性问题并不是致病的绝对重要的因素,只起着附加的、次要的作用”。飞鸿继续往来不断,他们在不同的观点上激烈交锋,并未因此产生任何积怨。当时两人并肩披荆斩棘、反抗世俗的压制,大概足以弥补掉任何存在的分歧了。1908年4月26日,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次国际精神分析学大会在奥地利的萨尔茨堡举行。会议由弗洛伊德主持。大会决定创办一个心理分析学的会刊《精神分析与精神病理研究年鉴》,受到器重的荣格被指定担任主编。正是在这段关系甜蜜的日子里,弗洛伊德在一封写给荣格的信中,亲切地称他为“长子”、精神分析王国的“王储”。
  
  分歧:弗洛伊德著名的两次晕倒
  
  交往伊始,荣格与弗洛伊德原本存在的思想分歧被“同仇敌忾”地故意忽略了。但随着时间推移,两人之间的不和谐之音终究响起。1909年3月25日,荣格携同妻子第二次来访弗洛伊德。在弗洛伊德的书房中发生了一件令两人都印象深刻的小事。他们当时正热烈谈论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神秘玄妙现象,突然书架那儿发出一个巨大的响声,两人都惊骇异常。等从惊惶中恢复平静,荣格便激动地对弗洛伊德说:“你瞧――这就叫做催化显示现象。”他迫不及待地宣布还会再发生一次。而弗洛伊德对此极不以为然,“得啦,”他用嘲笑的口吻回应,“纯属无稽之谈”。但书架那儿随即再次发出爆裂声,这让荣格信誓旦旦。弗洛伊德一生恪守严谨的科学推理原则,当他发现“王储”荣格竟喜欢用超灵术语来解释这样的现象时,令他深感震惊。
  
  这件小事,其实反映出的是两人在气质上的根本差异。1910年,弗洛伊德曾对荣格说:“我亲爱的荣格,请你答应我永远都不要放弃性理论。那是一切事物里面最根本的事物。我们必须使这个理论变成信条,变成不可动摇的堡垒。”荣格问他这一堡垒要抵御什么,弗洛伊德答:“抵御一切玄教的泥泞黑潮。”这正是电影中弗洛伊德对荣格的最大不满,认为他后来与“二流的神秘主义和疯疯癫癫的萨满教”同流合污。
  
  而荣格认为弗洛伊德的学说,往往呈现出二元对立的性质,“有把一切理论都建立在两种相反力量的相互作用之上的趋势”。另外他觉得将人类宽广的无意识领域只限定在性这唯一的作用因素上,也显得太过狭隘。他开始在言谈和书信中流露出这层意思。1909年,两人同时应邀去美国克拉克大学讲学。临行前,他们俩和另一位同行学者费伦齐,在餐桌上讨论德国北部发掘出来的“泥煤田尸体”。荣格滔滔不绝兴致很高,弗洛伊德几次想打断他的话未果,突然就当场晕倒了。这就是著名的弗洛伊德第一次晕倒。“梦是愿望的达成”,后来,弗洛伊德把荣格对尸体的向往解释为:他对自己有死亡意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