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心理咨询网珠海心理咨询中心

24热线:18926967402
微信:xinlizixunwang
QQ:644147671

强迫性恐惧症

  姓名: 齐某 性别: 男 年龄: 21
  
   教育程度: 某政法大学刑侦系学生 社会经济地位: 大学生 婚姻状况: 未婚
  
   外在表现: 体弱,性格内向,多愁善感
  
   表现出的问题:
  
   该患者的症状主要表现为强迫性疑虑及强迫性联想。其强迫性疑虑主要表现为疑病和怀疑他人会伤害自己,例如,怀疑自己长脑瘤、怀疑哥哥做饭放毒药等。其强迫性联想主要表现为一看到某种刀状物就反复联想到可怕的情景,如用镰刀割高粱和见到菜刀切西瓜就联想到杀人。
  
  既往生活史与当前生活情景
  
   患者情况:齐某,男二十一岁,某政法大学刑侦系学生。
  
   齐某的父亲是某市政府秘书处的一般干部,母亲是农村民办教师,有一个姐姐在乡镇企业里当会计。他自小体弱,性格内向,常常喜欢自己一人遐想冥思,自称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承认自己心胸比较狭小,而且比较多疑,任何人的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都可能使他感到受辱而偷偷流泪。
  
   齐某高中二年级时,读了美国医学惊险小说家罗宾科克的《昏迷》和《发烧》,便怀疑自己脑子里也长了肿瘤,好长一段时间终日忐忑不安,总怕自己得了绝症。有一次他的妈妈不在家,由哥哥临时做了一顿饭,吃饭时,齐某突然产生疑心:这饭里会不会放了毒药。那以后他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思饮食、夜不安枕。总是抑郁不安,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后来父亲把他从县中学校转了市里的中学,他才摆脱了心中的阴云,情绪比较好。读高三时,有一次回家收高粱,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而可怕的念头,觉得镰刀割的不是高粱,而是一颗颗人头。他就改用手捋,可是仍觉得是在把一个个小孩的头掐了下来。当时吓得浑身冷汗。以后每次想起这件事,仍感心惊胆颤。
  
   高考时,他以全市文科第一考取了政法大学。复习应考期间,他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心理状态良好,但在进大学后,却又出现了心理问题,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很古怪神秘,即使是熟悉的人也觉得很陌生。他还常常感到心烦意乱,人多的时候觉得烦躁,一个人的时候又觉得孤寂。曾去医院就诊,被诊断为脑神经衰弱,服了一些药,感觉稍为好了一点。大学一二年级,脑子里再没有出现怪异的念头和可怕的形象,但情绪波动仍很大,经常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心烦意乱,并且每隔一段时间便觉得心烦,干什么也提不起兴趣,晚上经常睡不着觉,一睡着便作噩梦,且睡着前眼前常常出现许多恐怖的现象,但第二天醒来便忘却了,所以当时也没在意这件事。
  
  然而,二年级结束的暑假回到家后,又一次“旧病复发”。回家是使他高兴的事,心情十分愉快,没想到第二天当他看到母亲用菜刀切西瓜时,突然感到自己的脖子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从那以后,就老觉得各种利器都会弄伤自己,脑子被这个念头一直包围着,一想起母亲切瓜的情景便出一身冷汗,想控制住不去胡思乱想却不能成功,索性就用睡觉来排除这个念头。但一醒来,脑子里第一个浮现的仍是这个情景。发展到后来,一看见剪刀、斧头、刀子甚至一根小绳子、一个铅笔头都产生害怕的感觉。以后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有时甚至是下意识地促使自己去想一些恐怖的念头。比如走进寝室时,便想象自己是在走进坟墓的入口;夜晚看见宿舍大楼窗口挂着的衣服,就想象上吊者;有时和儿童单独在一起,竟会冒出:“我会不会害死他?”的念头;有时甚至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周围的人都是行尸走肉。他常常怀疑自己的神经出了毛病,担心自己会发疯。现在,他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缺乏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现实和迎接未来的生活。
  
   第一次会见重点是了解病史,作临床评估。了解病情发生发展过程。并向宿舍同学、好友和患者家庭了解他的各方面情况。了解到患者第一二年学习成绩较好,二年级暑假前还获得二等奖学金,与家庭、同学关系均较好,只是情绪波动起伏大,近期则陷入压抑、忧愁中,没有信心和勇气面对现实,极度悲伤。
  
  专家分析、评估与治疗过程
  
   首先对患者予以开导,树立其信心,要他与医生相互配合(向他说明他的病情,要求他以顺其自然的态度面对自己的心理疾病,不要过多地注意症状或勉强克制症状,以免增加焦虑和紧张。同时指导他把学习和生活安排得紧凑而有规律)。
  
  治疗之前先进行心理测试(作的是“16PF”及“MMPI”测试)以获得科学数据,了解来询者个性、性格各方面状态。同时用“戴尼提”听析法进行第一阶段的治疗。这阶段要求患者每隔两天就必须来一次。从二月八日到二月十四日共询咨四次,作了两种测验。作了“戴尼提”听析三次。
  
   用“戴尼提”听析法目的是调整他的思维方式,先请他追叙所有最可怕的古怪念头,达到“宣泄 ”的目的,三次听析使他追述到了幼儿园老师自杀的表象情景,追忆到二岁时的情景。经过宣泄,他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但怀疑自己患有绝症。
  
   紧接着的两次咨询,重点采用了认知领悟疗法。让齐某与医生一起分析他所产生那些古怪念头的原因(社会因素及其现实中的可能存在性),帮助他认识自己的想法、认识和行为之间的关系,教他学会监测自己情绪变化的方法。医生还布置一些必要的作业让他完成,如每天坚持早操和课间操,经常找同学一起打球玩,在宿舍里为大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并告诉他,古怪念头人人都会偶尔冒出来,但一般人都不会多想、多虑;噩梦情况别人也常会有,而大多数人都不会对此介意。要他不要多疑,应设法排除自己的妄想,排除那些不必要的分心。向他指出:“你并没有生理疾病,而是‘疑心生暗鬼’造成的幻觉和虚妄。你要正确认识人生道路,要能够控制自己。可以暗示自己不去想悲观、悲惨的情景。为此,你的生活要规律化,注意劳逸结合。”进一步咨询时,详细检查他的生活计划执行情况,如作早操、课间锻炼了没有? 想什么了?学习精力是否集中?他的回答是:“有时还出现怪念头,有时学习精力不集中且胡思乱想,有时有噩梦……”心理医生针对这种情况,又指导他掌握“守窍”练习以及心理调节(放松练习)术。过了一个寒假后,他感觉已有好转,自述寒假中开始能控制自己,能找有意义的事情做。
  
   第二阶段治疗,每周一次咨询,连续八次。每次都督促他认真作“守窍”练习,要求他有目标有计划地学习和经常为大家服务等,还检查他日常思考什么、怀疑什么、计划执行情况和情绪状态等。在实施认知疗治、行为疗法的同时运用森田疗法施治:要他在出现怪念头或每次作完放松练习时暗示自已:“顺其自然吧”,“不去想它了”,“没有什么想的了”,“不想、不想”。使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个性特征,认识到是由于自己的想法不对头(思维方式不对)过分焦虑造成了心理疾病。告诉他不要把病看得过分严重,应该顺其自然,不要注意力总放在怀疑身体有没有病上,在治疗中也有意让他自己感觉并认识到“既然没有病,就应当把精力放到学习上,应当有目标、有计划地生活”。坚持治疗两个月后,他的情绪比较开朗了,能积极的配合治疗和排除杂念,主观感觉也好多了。于是便对他又作了一次16PF测验,结果发现指标没有明显转变。
  
   第三阶段治疗:基于患者的具体情况,再作两次“戴尼提”听析。要求他写下考试、考研、英语过级复习计划,继续作好行为疗法、体育疗法、心理调节术与森田疗法等,矫正独自多思多疑的毛病;中间加上每周一次催眠术,帮助他更快地转移注意力。在他认为自己已经全好了时,有意识问他看见刺刀什么感觉,看见钢笔什么感觉,回家愿不愿意帮助妈妈用刀切菜。并采用厌恶疗法,强化方式帮助他去掉心理印痕。这样的咨询坚持了二个多月。再作一次16PF测验,结果多项指标有了明显好转。根据测试指标和他的种种表现,可确证:齐某已基本痊愈。
  
   一年后,齐某又来到咨询室,说自己把期末考试、过级考试及研究生考试的关口闯过去了,但现在又有好几次出现了以前的那些症状。心理医生于是对他又进行了二次治疗,让他立即放下紧张的学习,注意劳逸结合,动用医生以前教给他的行为疗法、心理调节术进行自我调适,并一定要坚持作这些练习。约三四天后自感症状消除了。这以后心理医生特别向其辅导员老师打招呼,要他们注意观察他的情况,使心理医生能及时了解其心理状况,对他进行追踪治疗。
  
  珠海心理咨询:点评或综述:
  
   强迫症患者通常是一些对自己要求过分严格的人。对自身出现违背自己已有观念的想法与行为十分敏感,刻意进行自我克制,却总是认为自己未能做好而不断重复克制的意念和行为。
  
   于是,越是意识到不应这样做,越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做,做完又自责,这种恶性循环强迫症状越发严重,使患者陷入不能自拔的痛苦之中,从而影响其正常工作、生活与人际交往。
  
    心理咨询中宜采用宣泄疗法、音乐疗法、循序渐进地帮助患者解除由强迫症引起的焦虑,改变患者的行为方式,以逐步消除强迫症的症状。强迫症是须要较长时间耐心治疗才可能根治的。

返回顶部